,今天休息,但感觉起来比工作还要累。昨天真是艰难的一天,我为其凌寒盛开而高兴的花竟然是小区物业绑上的假花;前几日可能会成为现充以及被突然喜欢的错觉;楼上暂停几日后又重新开始的装修声闹个不停;老妈发微信说今年一家三口可能要分隔三地跨年了;发发茶话会的 YY 频道被举报冻结了!

我,花了昨晚一整晚的时间去消化、接受,可我直到刚刚才开始慢慢释怀。昨天那种窒息感依然让我回想起来心有余悸,我怕,我怕我在店里直接崩溃,如果是大哭还好,要是我开始暴走就不仅是社会性死亡那么简单了。昨天从拿到咖啡去办公室看到消息,到一口气喝完冰拿铁无法控制地发抖也仅仅只有几分钟。在前场来来回回不停地走,已经快要抑制不住流泪了,在帘子后面坐着深呼吸尝试控制一下,结果眼泪一下绷不住了,赶紧擦一下出去继续巡场。我还是快步来回踱步,无法接受那个在我三天两头就自残以缓解痛苦的日子陪伴我的家就这么没了。感谢 Wu,我还深陷泥沼无法自拔的时候叫我过去教练字,这很有效,起码是暂时有效的,我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直到下班相安无事。感谢!

当夜幕降临,周围开始安静下来,我又开始了。我有点不想找别人倾诉,这样我就又是一个人人讨厌的传染源了,可我或许没那么为他人着想吧,最后还是跟 QR 说了,当然,依旧是短期有效的速效药。听着当年的歌,看着当年的画面,想象着当年的场景,越来越沉陷。失眠快一整晚的我,断断续续被噩梦惊醒,看着超话的大家拼命安慰还在像我一样的小伙伴,看到大家说「阿斯加德从来不是一个地方,67373也从来不止一串数字」,看到当年回应发发的那句「答应你」,看着 QR 的动态,我该加把劲了,我想做一个 New Boy。

顺便记录下过去几天吧。我从没将脱单列为一个必做事项,也清楚自己私下是有多无聊且暗黑,无法将周围的屏蔽打碎去接受一个亲近的关系。我是有心动的,但似乎我们一直在揭自己的短,怕自己给对方带来麻烦或是消极影响,不必说,有顾虑的情况下自然是无法做到走近的,所以距离一直都那么远,有的也仅仅是聊天频率的短暂提高,而这也滋生了暧昧的气氛假象。你是有好感,我是有点不是谈恋爱的喜欢,那现阶段的样子或许才是最适合的,毕竟我真有可能哪天回农村种地自给自足远离喧嚣了,那是向往的,我的博客有很多文章下都有「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穿新衣吧,自己没有新衣,把当时宅在家写的主题代码整理一下还是决定换上啦,你好啊,kle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