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死的价值是同等,只有自己选择的死亡才是真正的自由。